彭吉岳律師多次遠赴新疆堅持不懈 當事人七個月后終獲自由

時間:2019-06-13 來源: 作者:彭吉岳 瀏覽: 打印 字號:T|T
  標的超2億的股權大案中,因3000萬保險引發的“案中案”

  律師是私權的衛士,無權無勢,只以法律作為武器。刑辯律師法律運用越嫻熟、證據搜集越全面,辯護獲得成功的可能性就越大。

  近日,京都律師事務所合伙人彭吉岳律師辦理的劉某掩飾、隱瞞犯罪所得、犯罪所得收益罪一案,便是在全面搜集證據、精心準備法律意見的基礎上,發揮靈活的溝通技巧而實現較好辯護效果的典型案例,當事人在看守所羈押一個多月,指定監視居住六個月的情況下,檢察院最終沒有批準逮捕申請,當事人終獲自由。

  本案因七年前新疆一家礦產企業的股權轉讓而起,股權轉讓價格2億余元。因為股權轉讓糾紛,該礦產企業股東魏某被指控詐騙罪。在股權轉讓多年后,魏某購買了一份3000萬元的保險,魏某的嫂子劉某,曾經幫魏某變更投保人信息,還曾同意魏某借用其身份證辦理銀行卡,便被以掩飾、隱瞞犯罪所得、犯罪所得收益罪立案偵查。

  認真研判案情后,彭吉岳律師初步判斷認為當事人的行為不構成刑事犯罪,局面雖艱難,但仍然迎難而上!

  借用法院保全證據,加強辯護意見信服力

  調查取證是《刑事訴訟法》賦予刑辯律師的權利,敢于、善于調查取證往往對于案件取得良好結果起著至關重要的作用。特別是在本案偵查機關強力辦案的背景下,律師在調查取證時更加應該慎之又慎。

  掩飾、隱瞞犯罪所得、犯罪所得收益罪是一個下游罪名,該罪名的成立以上游犯罪的成立為前提。本案中,劉某是否構成犯罪,一方面取決于其有沒有實施掩飾、隱瞞相關財產的行為;另一方面取決于上游犯罪(魏某涉嫌詐騙罪)是否能夠成立。

  本案中,有大量證據證明魏某不符合詐騙罪的構成要件,其在股權轉讓的過程中并沒有虛構事實或隱瞞真相。這些證據表現為政府相關部門審批文件、網站公告等資料,很多還涉及到政府部門內部檔案資料。據了解,本案所涉及的股權轉讓糾紛其實已經過民事訴訟程序審理,相關文件已經在訴訟過程中被法院進行了證據保全。這為辯護工作提供了很大便利,在民事案件中被保全的證據也可以為刑事案件所用,這些資料屬于政府文件或者檔案資料,本身就具備官方性和權威性,且其來源于法院的證據保全,來源方式也具有合法性。

  此外,新疆維吾爾自治區政府官網上的一份文件也對當事人較為有利,為了及時固定證據,避免網絡信息的流失,彭吉岳律師第一時間辦理了網頁公證,固定了相關證據。

  法理與證據結合,精耕書面辯護意見

  基于案件事實和證據材料,彭吉岳律師整理出了翔實充分的書面辯護意見,從劉某案本身和上游犯罪魏某案兩方面闡述了無罪理由:

  第一,人民幣是種類物,且獲得股權轉讓款已經數年之久,沒有證據證明涉案的保險或者繳納的保險費來源于股權轉讓款;

  第二,保險不是犯罪所得或者犯罪所得收益。購買保險是與保險公司進行的合法交易,財產形式發生了轉化,不能簡單地認為涉及到保險處置的人就構成掩飾、隱瞞犯罪所得、犯罪所得收益罪。

  第三,劉某只是協助變更了投保人信息,保險仍然公開可查,不會產生掩飾、隱瞞的效果;

  第四,涉案保險是魏某在被刑事立案之前購買的,劉某不可能認識到其與犯罪有關,不符合“明知”的要件;

  第五,本罪的成立以上游犯罪的依法裁判或者查證屬實為前提,本案不符合這一前提條件,彭吉岳律師結合《刑事審判參考》典型案例重點解讀了什么叫做“查證屬實”。

  以上是從劉某案出發進行論述,為使理由更加充分,彭吉岳律師在法律意見中開辟第二大部分專門論述了魏某不構成詐騙罪的理由,輔之以證據材料共計七十余頁。

  堅持不懈與偵查人員、檢察官持續溝通,前置性辯護卓有成效

  能夠進行有效溝通是一個刑辯律師的必備技能,特別是在審前階段,還沒有法庭這樣一個專門的表達意見的平臺,就需要律師自己審時度勢、創造機會,與各個部門進行靈活溝通,以盡早達到辯護目的。本案中,彭吉岳律師一直與公安局經偵支隊、法制科、檢察院控申部門、批捕部門、檢察監督部門等保持著書面或者面對面的交流,確保辦案人員能夠聽進辯護律師的聲音。

  溝通的重點,除了表達無罪的意見,關鍵是盡快解除當事人的強制措施。彭吉岳律師認為劉某不符合指定居所監視居住的適用條件,理由充分:

  首先,監視居住的前提之一是符合逮捕條件,而逮捕適用于具有一定社會危險性或者可能判處十年有期徒刑以上刑罰等情形,本案只是涉及掩飾隱瞞犯罪所得的問題,危險性小,法定刑低。

  其次,劉某也不屬于“符合取保候審條件,但不能提供保證人和保證金”的情形,不滿足以上監視居住的任何一種條件。

  此外,本案的管轄權也存在重大疑問,本案由新疆生產建設兵團某師公安局管轄,按照兵團體制其管轄范圍限于該師轄區,而本案犯罪行為發生地與結果發生地均不在該師轄區內,僅僅因為所謂被害企業屬于該師國資委全資控股企業不能作為管轄權依據。

  首先,彭吉岳律師趕赴公安局約見了本案的主辦人員,一方面進一步了解了本案事實和偵查人員的想法,另一方面也有針對性地表達了辯護觀點,雖然辯護意見與辦案人員的偵辦思路確實存在沖突,但偵查人員確實非常開誠布公地表示:“喜歡與律師交流”。

  其次,彭吉岳律師向檢察院反映了本案程序及實體上存在的問題,檢察官對反映的部分問題已有初步了解,有的還是第一次聽說。檢察官對這些問題非常重視,當即就表示會考慮辯護人的意見。

  再次,彭吉岳律師還同公安局法制科進行了溝通,通過法制科進行內部溝通,打消法制科的疑慮,確保本案在法治軌道內進行。

  除了面對面與辦案人員進行交流,彭吉岳律師還形成了系統的書面法律意見、檢察監督申請書、羈押必要性審查申請書、管轄權異議申請書等法律文書,通過不同的方式遞交辦案機關,以增加說服力。

  曙光初現波瀾再起,從容面對終獲自由

  轉眼監視居住期限即將屆滿,期間彭吉岳律師也一直通過各種方式與辦案機關保持溝通,正當大家滿懷信心認為當事人不應該被繼續采取強制措施之際,卻突然傳來消息公安局再次申請將劉某批準逮捕。刑事案件就是如此,形勢波詭云譎,意外情況隨時可能發生,刑辯律師既要全力以赴,又要淡定從容。關鍵時刻,彭吉岳律師一天之內向檢察官致電五次之多,同時也向檢察院批捕部門負責人書面表達意見,把握最后一絲希望。

  有心人,天不負,檢察機關嚴格依法辦案并接受了彭吉岳律師的意見,劉某沒有被批準逮捕,并于5月28日和家人團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