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都南京分所開業盛典隆重舉行,譜寫攜手共贏的華美樂章

時間:2018-04-26 來源: 作者: 瀏覽: 打印 字號:T|T

  2018年4月22日,京都律師事務所南京分所開業盛典暨律師實務高峰論壇在南京華泰萬麗酒店順利舉行。來自清華大學、南京大學、南京市司法局、南京市建鄴區司法局、南京市律師協會等多位法律學者、領導,企業家代表和多位京都律師事務所顧問、律師等為本次盛典暨論壇帶來了精彩的致辭與分享。(點擊查看法制網專題>>>>>)

  致辭環節



  京都律師事務所主任朱勇輝對在京都南京分所籌建的過程中,南京市司法局、建鄴區司法局、南京律師協會的有關領導和相關部門的熱忱關心和大力支持表示了衷心感謝。 朱勇輝律師對京都近幾年的發展做了介紹,并表示“京都在自身發展的同時,充分利用總所和各分所的優勢資源和力量,百尺竿頭,更進一步,為京都客戶提供更高質量的法律服務,并與南京地方律所密切交流,互通有無,合作共贏,攜手前進!”



  南京市律師協會會長張利軍指出,南京律協致力于打造溫暖友好、共同進步的律師之家。他相信憑借京都律師專業的法律服務技能和規范精致的優秀管理,南京分所一定會成為南京律協大家庭的優秀成員。





  南京寧衛醫藥有限公司董事長、南京市第十四屆政協委員、2017年江蘇省領軍型新生代企業家陳亮亮發表賀詞。他說自從與京都陳宇律師相識,他發現,律師不僅能事后解決問題,還能在企業合規等方面為企業預防問題,節省大量的時間和金錢成本。回想起一周前剛剛開園的法律服務產業園,陳亮亮堅信,南京法律市場的發展不僅是企業的切實需要,更是黨和政府既定的發展要求。






  京都律師事務所南京分所主任陳宇致辭。陳宇律師對于南京分所做了詳細介紹,并重點說明了京都南京分所將以開放的懷抱“招才納賢”。他希望更多南京本地的律師加入京都,共同“追求卓越,不負重托”。






  京都南京分所律師陳烈主持了京都南京分所的致辭與開業儀式。

  京都南京分所開業典禮




  京都律師事務所名譽主任田文昌、南京市司法局副局長陳宣東、清華大學教授張衛平、清華大學教授張建偉、南京市律師協會會長張利軍、京都律師事務所主任朱勇輝、南京寧衛醫藥有限公司董事長陳亮亮、京都律師事務所南京分所主任陳宇共同啟動開業慶典。

  圓桌論壇




  京都律師事務所高級合伙人、京都刑事辯護研究中心主任鄒佳銘主持了圓桌論壇“新時代背景下中國律師業的發展和責任”。



  清華大學法學院教授、中國民事訴訟法研究會會長張衛平,清華大學法學院教授張建偉,南京大學教授、江蘇省法學會刑法學研究會會長孫國祥,南京市律師協會會長張利軍,京都律師事務所名譽主任、中華全國律師協會刑事專業委員會主任田文昌,最高人民法院刑五庭原庭長高貴君參與了論壇,并各自發表了精彩觀點。




  思維要轉型,轉向規則思維,法律思維,技術思維,專家思維。法治國家最典型的是,幾乎所有糾紛最終會通過法律方式予以解決,哪怕是政治爭議,教育爭議,倫理爭議,政治上的爭議如是總統競選,所有的都會最終轉化為法律糾紛,通過法律程序來加以解決。
——張衛平



  新時代是一個政治概念,但是也可以把它移用來作科技發展的概念,尤其是最近幾天新時代的“新”都可以寫成芯片的“芯”了。未來科學比重、科學成分肯定會進一步增加。司法的科學化問題未來一定會影響我們現在律師的服務。

  ——張建偉

  新時代應該是一個人權保障的時代,刑事辯護是人權保障的一個重要的途徑。在我們國家,有重實體輕程序的傳統,強調程序辯護,我覺得并不為過,但是程序辯護只是辯護的一個方向。在強調程序辯護的同時,不能忽略實體辯護能力的提高。實體上的辯護,更考驗一個律師的專業化水平,特別是他的專業化,他的刑法理論水平、基本功。

  ——孫國祥


  律師業要發展,怎么樣謀求一個正確的發展方向?作為一個律師,我們不能僅僅埋頭關注我們專業上的一畝三分地,我們必須把每個行業、每個人的成長和整個國家的發展,整個民族的復興結合起來。

  ——張利軍


  保護律師就跟保護環境一樣,律師被破壞就相當于環境遭到了破壞。環保沒有了,整個社會就受到更大的損害。反過來對律師自身而言,我們也通過保護整體的環境,維護整體法治環境的這種方式,來保護我們自身的利益。所以律師必須關注社會整體的法治大環境,并且為之而付出自己的努力。  ——田文昌


  主題演講

  陳烈律師繼續主持下午的主題演講環節。



  清華大學法學院教授張建偉以“卡夫卡城堡:國家監察法與刑事辯護”為題進行了精彩的闡述。

  張建偉教授的講座對于監察制度歷史沿革以及國外監察制度進行了分析,同時也表達了學者對于獨立司法精神的期望和期許。張建偉教授主張,“現在的監察制度應該為民主服務,應該落實憲法規定的國家的一切權力來自人民。如果國家監察權由人民掌握,來體現人民的意志,這就跟古代的監察制度相比有了超越性”。他提到,有學者期待中國建立香港、新加坡式的廉政機制,這使新國家監察制度有一定的學術基礎,但是,實際上很多人都沒有注意到香港和新加坡都是英美法系,英美法系國家通常檢察制度不發達,大陸法系檢察制度發達,在大陸法系反腐敗重任主要由檢察機關承擔。國家監察法一些規定,使檢察機關和法院依照職權獨立辦理案件有相應的依據和必要的空間,惜乎沒有規定律師有權介入監察機關。接下來,張建偉教授特別講解了調查權與偵查權、留置權,并對其中的問題進行了詳細解析。




  “PPP模式將在規范中繼續發展”,劉敬霞律師以“PPP項目如何在合規下前行”為主旨,分析了2014年以來PPP項目的“熱”與近期“清理退庫”給業界帶來的“冷”,認為財辦金[2017]92號文的核心是為了防止PPP模式被異化為政府融資方式,與國發〔2014〕43號清理地方政府債務的精神是一脈相承的,只有糾正PPP泛化濫用才能進一步推進PPP規范發展。

  財金〔2018〕23號文從規范金融企業對地方政府和國有企業投融資行為方面,尤其是從“資本金穿透”審查角度,強化了《預算法》和國發〔2014〕43號對地方政府債務的管理,要求地方政府履行PPP項目的相關程序要有合規性和完備性。

  劉敬霞律師還分析了PPP模式推行的政策、經濟、社會原因。她認為,項目的復雜性、涉及主體的多元性、立法的滯后性都對政府和社會資本甚至咨詢機構、律師的能力建設提出了挑戰。對于PPP項目,政府、社會資本、金融機構、咨詢公司、律師都應提供合規保障。



  清華大學法學院教授、中國民事訴訟法研究會會長張衛平主講“民刑交叉訴訟關系處理的規則與法理”。

  張衛平表示,在民刑交叉訴訟關系的處理上,“先刑后民”一直被人們視為一項原則。早期的司法解釋文件也持這樣的認識。但從審判權獨立行使的原理以及法律的規定來看,“先刑后民”都不應作為一項處理民刑交叉訴訟的原則。在具體處理民刑或民行交叉關系訴訟時,應當首先考慮彼此之間是否有先決關系。在相互之間存在先決關系時,作為前提的訴訟可先行,另一訴訟予以中止,等待前提訴訟的審結。將先決關系作為原則,考慮的是社會對裁判一致性的認同與追求,以及司法制度的現實。但先決原則也不是絕對的,訴訟效率是處理交叉關系的另一個重要考量因素。因為訴訟效率也是民事訴訟所追求的重要價值之一,不可以因為具有先決關系的前提訴訟的遲延而遲延,畢竟擁有管轄權的法院可以獨立行使審判權,包括對事實的認定和法律適用。



  京都律師事務所高級合伙人、京都民商業務部主管合伙人、北京市律師協會公司法委員會委員公丕國的演講圍繞“犯罪涉及的民商合同的效力認定”展開。

  “犯罪所涉及的民事合同不必然無效,因為刑法是對違反法律規范行為的制裁和管治,刑法不規定不調整行為規范,不直接評價民事行為的效力;行為規范是由民法、行政法等來確立的,民事合同的效力評價還是由民法來調整。”公丕國律師在“犯罪涉及的民事合同效力認定”專題講解中,首先為大家分析了犯罪所涉及的民事合同不必然無效的法理原因,重點為大家講解了刑民交叉案件中“雙方是否有犯罪通謀”是合同效力的評判要點,并以河北衡水銀行與長春農商行資管受益權遠期轉讓協議糾紛案為例,為大家實證分析了雙方有犯罪通謀的合同無效、無犯罪通謀屬于單方欺詐屬于可撤銷的合同效力待定、職務犯罪涉及的合同效力、違反強制性規定必須是效力性規定等犯罪涉及的合同效力的認定規則。公律師還強調,犯罪涉及的合同效力問題直接影響到涉案當事人民事責任的認定和財產權益的實現,需要律師既諳熟刑法和辯護技巧,又要深入研究民法理論及商法規范,或者刑事民商律師合作辦案,才能更好地維護涉案當事人的人身權利和財產權益。



  京都律師事務所合伙人、全國律協刑事委員會委員李秀娟分享的是“刑事辯護中證據學的運用”。

  李秀娟律師認為,律師在刑事辯護中,運用證據學理論,吸收諸如心理學、邏輯學、概率統計學等多學科的知識證明自己的主張是有效辯護的核心環節。她重點闡述三個方面問題:

  1.辯駁論——證據理論融入法。在刑事訴訟訴八類證據中,鑒定意見被稱為證據之王。注重鑒定意見規則的運用,是打蛇七寸的“要害”。

  2.防御論——實證例舉分析法。結合案件發生的社會背景、犯罪的構成要件合法性、違法性及有責性等要素,運用理論及實證的方法綜合分析,做好相應的材料準備,構筑防御“堡壘”。

  3.方法論——邏輯演繹推理法。應用證據證明案件事實的整個過程就是一個以已知事實推出未知事實的邏輯推理過程。因此,律師應熟練掌握邏輯規則對證據的運用。



  京都律師事務所合伙人孫廣智結合實務經驗,主講“律師辦理黑惡勢力犯罪案件規范執業與辯護心得”。

  孫廣智律師闡述到,2018年1月,中共中央、國務院發布《關于開展掃黑除惡專項斗爭的通知》,為了貫徹落實通知的精神,兩高、兩部和中華全國律師協會出臺相關意見,分別從法律理解與使用及規范執業兩個方面為律師開展黑惡勢力犯罪案件的辯護代理工作提供指引。

  孫廣智律師通過對中華全國律師協會出臺意見的要點進行歸納、梳理,系統介紹律師在辦理黑惡勢力案件中如何做到規范執業,依法維護當事人的合法權益。與此同時,在總結過往辦理部分涉黑案件中發現的“黑打”問題的基礎上,揭示此類案件常見問題,為具體辯護工作開辟辯護空間。最后,根據兩高兩部出臺意見中對“黑社會性質組織”認定的規定內容,結合自身工作經驗分享“涉黑案件”的辯護心得。



  京都律師事務所高級合伙人、京都刑事辯護研究中心主任鄒佳銘 結合當下熱點,闡述 “如何理解黑社會性質組織的四個特征”。

  鄒佳銘律師認為組織、領導黑社會性質組織罪與一般個罪四個要件的犯罪構成不同,它不僅需要滿足一定的犯罪個數,其四個特征還有程度的要求,這也是組織、領導黑社會性質組織罪的辯護難點。建立在這個認識的基礎之上,從組織特征而言,黑社會性質組織是比共同犯罪、犯罪集團更為高級的有組織犯罪:從行為特征而言,黑社會性質不是一般的暴力,而是建立在組織特征之上的有組織暴力;從經濟特征而言,有涉嫌違法犯罪的商業組織與黑社會性質組織應該從成立目的、經濟特征和行為特征等方面進行區分。本質上講,商業組織涉嫌犯罪行為最終謀取的是經濟利益,而黑社會性質組織謀取經濟利益的根本目的是為了支持有組織的犯罪;從危害性特征而言,黑社會性質組織對某個地域和行業的影響,必須有一定的深度和廣度,要以合法政府對社會的控制為參照理解黑社會性質組織的危害性特征。最后,鄒佳銘律師指出這四個特征之間,組織特征是基礎,經濟和行為特征是支撐,危害性特征是本質,四個特征是有機、統一的聯系。



  京都律師事務所名譽主任、中華全國律師協會刑事專業委員會主任田文昌為活動做總結。田文昌律師認為當天的高峰論壇“有實務,有理論,有程序,有實體,從理念到問題,從抽象到具體,問題很多,容量很大”比較有效果。他同時勉勵京都各類論壇、研討會要堅持“沒有最好,只有更好”的做法,在總結經驗的基礎上,爭取搞得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