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廣友的程序問題

時間:2012-09-26 來源: 作者: 瀏覽: 打印 字號:T|T

曹樹昌/文


高廣友,男,漢族人,遼寧省本溪天信房地產開發建設有限責任公司法定代表人和執行董事。

高廣友在老家本溪縣小市鎮久才峪村小有名氣。原因有 兩個:第一,此人能干。早在1986年,29歲的高廣友就個人承包了本溪縣小市鎮建筑公司。1990年,高廣友又被聘為本溪縣第一建筑公司經理,使這一瀕 臨倒閉的公司起死回生。1993年,高廣友又以“砸死坑”的方式承包了本溪市水洞管委會(本溪市旅游局前身)成立的本溪水洞溫泉房地產綜合開發公司。第 二,此人敢叫板。2000年,高廣友將本溪市旅游局、本溪水洞風景名勝區管理局水洞賓館、本溪市水洞風景管理處、本溪市溫泉寺風景區管理處、本溪水洞開發 建設(集團)有限公司、本溪市風景名勝區管理局培訓中心,市建設局等相關單位起訴至法院。原因是上述單位拖欠了本溪水洞溫泉房地產綜合開發公司墊付的近千 萬元建筑工程款。這次起訴以勝訴告終。2002年,高廣友又將本溪建委下屬的重點項目管理辦公室起訴至法院,原因還是為追討本溪水洞溫泉房地產綜合開發公 司的工程款。高廣友這次又勝訴了。

但直到2010年8月,勝訴的高廣友一直沒有拿到欠 款。2010年8月的一天,正在內蒙海拉爾忙生意的高廣友接到本溪一個電話,說是洽談償還欠款事宜。剛剛回到本溪的高廣友,便被幾個不明身份的人駕駛著一 輛懸掛假牌照的轎車帶走。兩天后得知,帶走高廣友的是紀委專案組的人。

高廣友因涉嫌國有公司、企業人員失職罪于2010年 8月29日被監視居住,同年9月20日被以相同罪名刑事拘留,10月28日被逮捕。本案歷時一年多,于2011年9月30日,以“逃稅罪”和“國有公司、 企業人員失職罪”起訴,同年10月28日又補充起訴了兩個罪名——“貪污罪”和“挪用公款罪”。本案經2012年3月29日、4月20日兩天的開庭審理, 于7月13日宣判。除國有公司、企業人員失職罪沒有被認定外,貪污罪、挪用公款罪、逃稅罪均被認定,數罪并罰被判處無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并處沒收 個人全部財產。

本人擔任了高廣友的辯護人。由于本案存在諸多程序上和實體上的問題,引起媒體廣泛關注,現就相關程序問題提出如下看法。


一、誣告、陷害的舉報是案件的起因


引起本案的直接原因是遼寧省本溪市旅游局2010年 8月22日的《報案材料》。該《報案材料》稱“本溪水洞溫泉房地產開發公司系全民所有制企業,注冊資本金為525萬元,其中,市財政撥款50萬元,主管單 位撥款25萬元,吸收投資450萬元。由于原企業法人代表(高廣友)失職導致原企業營業執照被吊銷和原企業在經營過程中又在海拉爾注冊一新的民營企業,都 證明該企業原法定代表人有意轉移國有資產并造成大量國有資產流失……”但是現有證明確切證明,國有資金對該企業沒有過一分錢的真實投入,該《報案材料》系 對高廣友的誣告、陷害。令人值得深思的是,本溪水洞溫泉房地產開發公司系本溪市旅游局的下屬“企業”,旅游局不可能不知道是否對該企業投資,在明知沒有投 資情況下的此等“舉報”行為應定性為誣告、陷害。令人更值得深思的是,此事實極易查清,但卻沒有調查,在當日即成立專案組(由本溪市紀委牽頭的“8.22 專案組”),8月29日高廣友便失去人身自由。


二、違法剝奪嫌疑人(被告人)會見律師、獲得法律幫助的權利


依照我國法律,犯罪嫌疑人在被偵查機關第一次訊問后或者采取強制措施之日起,可以聘請律師為其提供法律咨詢、代理申訴、控告。

高廣友于2010年8月29日被本溪市公安局經偵支 隊羈押,直至2011年12月13日,時隔1年4個月律師方獲準會見被告人。期間,辯護律師多次與辦案單位(公安局、檢察院、法院)交涉,但得到的答復均 是“現在還不能會見”、“再等等”。作為一個普通的職務犯罪案件,違法阻止律師會見的時間之長,涉及偵查、審查起訴、起訴、審判各個階段,在全國也是罕見 的。


三、制造假證、誣陷無辜


本案中不實證據比比皆是,在此僅舉兩個較極端的例子。

“證人”王利敏、姚春華的證言。此兩個“證人”均證 實被告人高廣友指使她們制作假方格網圖,虛報大型土石方的工程量,從而騙取國有資金。分析她們的證言發現在諸多細節上都非常一致,對于近20年前的事情, 兩個人的記憶如此清楚、一致本就讓人生疑,可讓人無法容忍的是,有確切證據(現場還在,方格網圖的標高數據與現場是否一致、她們是否做了假,一測便知)證 明她們在說假話、作偽證。是她們有意作偽證還是有人要求她們這么說呢?

本溪水洞賓館建筑工程造價《司法鑒定報告書》。該 《報告書》是認定高廣友虛報工程量,貪污193萬元工程款的重要“證據”。但該報告書存在著嚴重的問題:首先鑒定人員沒有對現場進行實地測量,而是直接采 信了前述“證人”——王利敏、姚春華的證言,認定該工程虛報了大型土石方16000立方米;其次,關于該建筑物的玻璃幕、地彈門、推拉窗等玻璃面積的測量 與事實嚴重不符。因該建筑物還在,玻璃還都鑲在框上,經律師組織實地測量,《報告書》關于玻璃面積的誤差率高達46.8%。作為專業的司法鑒定部門,犯下 如此低級的錯誤讓人無法理解,只能推定為有意作假。


四、采信假證、制造錯案


本案一審已于7月13日在本溪宣判。除國有公司、企 業人員失職罪沒有被認定外(進一步證明本溪市旅游局的誣告、陷害),貪污罪、挪用公款罪、逃稅罪均被認定,數罪并罰被判處無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并 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這是一起較為明顯的錯案,錯誤地采信證據、甚至是明知為假證而予以采信是其根本原因:

(一) 關于逃稅罪的證據采信問題

判決書認定“高廣友不認可稅務機關認定的逃稅額,不 同意補繳稅款。”因判決書沒有具體標注,我們無法知道判決書采信的是高廣友的哪一份供述,高廣友是否真的有此說法。但是卷宗中,高廣友被非法羈押期間向稅 務機關親筆書寫的自述材料非常明確:“如果沒有按稅法規定如實申報納稅,都是因為我不懂。如果欠繳國家的稅款我愿意全部補交,并接受稅務機關處理。”【稅 卷3-P24、稅務案件當事人(高廣友)自述材料(高廣友? 2011、5、14)】,法庭審理中高廣友也一再表示,如果欠稅愿意全額補繳并接受處罰。對于上述情況,任何一個尚有良知的正常人都會做出客觀的認定:高 廣友絕不是拒不繳納稅款、接受處罰。但一審判決卻置高廣友的親筆書寫的材料、庭審中的表示于不顧,做出相反的認定——高廣友拒絕繳納。

(二)關于第一起貪污罪的證據采信問題

1. 判決書采信谷源德的證言認定高廣友有職務便利,但卻對該建筑施工過程中的任何一個環節都沒有高廣友的簽字也無需高廣友簽字,沒有任何客觀證據證明高廣友有職務便利的事實于不顧;

2. 判決書采信王利敏、姚春華的證言,認定高廣友指使她們虛報工程量把計算工程量的方格網圖的標高憑空加高了2米,但卻置目前現場的標高與方格網圖的標高基本一致的事實于不顧;

3. 判決書采信本溪鋼鐵公司設計院出具的水洞開發區綜合樓工程地質勘察報告,但卻置該工程施工過程中遇到大量巖石,不得已樓整體移位,該地質勘察報告已經不是該建筑物的地質勘察報告的事實于不顧(庭審中多次向法庭指出該問題并申請重新鑒定);

4.判決書采信遼寧溪城工程造價司法鑒定所【2011】第013號司法鑒定報告書,認定虛增工程量,但卻置該報告書存在的嚴重與事實不符的問題于不顧。該問題的錯誤認定,每一個參與庭審的人都應該清楚,法官、檢察官也都應心知肚明。

(三)關于第2、3、4起貪污罪及挪用公款罪的證據采信問題

這四起事實均與涉案資金的性質有關。如果涉案資金確屬公款,認定高廣友貪污、挪用就沒有問題,反之如果涉案資金為高廣友個人所有,認定就是錯誤的。本案中,確定涉案資金性質的核心問題是高廣友經營本溪水洞房地產公司的形式問題,對此一審判決采信證據存在如下問題:

采信原管委會主任谷源德的部分證言,認定房地產公司 沒有承包給高廣友,1993年的會議只是意向,不是正式文件,但卻對谷源德所說的“我們明確規定如果該公司經營虧損,高廣友個人要負責任進行補償”的說法 避而不談。“盈利歸企業,虧損自己承擔”,這是只有傻子才能夠接受的條件。

谷源德在律師向其調查取證時明確證實:公司“如果虧 損高廣友你個人自己補差額,盈利歸他個人所有。”判決書對律師調查的證據材料只字不提。谷源德提到的1993年的會議議題是“關于調入人員考核及安排”, 該原始的會議記錄明確記載“高廣友在基層,成立房地產由他承包。”這是一個明確的工作安排。“意向說”與事實相悖。

采信潘建民“1993年會議記錄中提到‘高廣友承包 房地產’是對高廣友工作安排的一種意向,是否實際執行,谷源德能說清楚”含糊不清的證言,對律師調查取得的其明確證實高廣友對水洞房地產公司系承包關系卻 置之不理,不做評說;對潘建民1996年12月21日主持的“水洞開發建設集團96年工作安排”的會議上其明確說“對多方面,多單位的承包原則,房地產、 廣告、工貿公司砸死坑(注:北方將定額承包,即不論盈虧必須上繳固定數額的資金稱為“砸死坑,協助貸款,自己拿利息”的原始會議記錄假裝看不見。

采信趙成玉(原水洞管委會主任)證言,證實1994 年5月,水洞管委會在聽取房地產公司匯報的會議上,其提出該公司的管理意見。卻置該次會議上其明確說,“至于實現利潤,按國家規定的辦法辦,而不是像現在 這樣每年交10萬元。”房地產公司已經實際承包的事實于不顧,對律師調查取得的其明確證明承包關系并將承包費由10萬元增加至15萬元的證言置之不理。

采信遼寧恒信達會計師事務所有限公司遼恒信會內審字 (2010)第079號審計查證報告,證實國有資金對水洞房地產公司從注冊到企業被吊銷期間沒有一分錢的真實投入,卻對該企業是否是真正意義上的國有企業 只字不提;采信遼寧恒信達會計師事務所有限公司遼恒信會內審字(2010)第078號審計報告,證實“未發現高廣友的個人投資”,但卻對六個大樓是怎么蓋 起來的(水洞房地產公司只開發建設了六個民用住宅樓)、是誰投資蓋起來的,避而不談。國有資金沒有投入,如果高廣友個人不投入,難道大樓會是氣吹起來的?


五、對被告人及辯護律師提出的合理要求置之不理


本案進入審判階段后,根據被告人高廣友的要求,辯護律師向法庭提出了多份申請,但這些申請都是泥牛入海。

1. 鑒于本案與之前高廣友與旅游局等單位的民事訴訟有關,2011年12月28日律師向法庭遞交書面申請,請求該案異地審理。沒有答復。

2. 鑒于卷宗中材料缺失,2011年12月30日律師向法庭遞交書面申請,請求調取“水洞賓館地形地貌圖、水洞賓館工程結算書、水洞賓館規劃圖”。這些材料能 夠證明高廣友是否虛報了工程量,并且這些材料均是遼寧溪城工程造價司法鑒定所鑒定時所依據的材料(鑒定報告中明示),但對該申請至今沒有任何答復。

3. 鑒于相關證人在本案中的重要地位,2012年2月22日律師向法庭遞交書面申請,請求證人谷源德、姚春華、王利敏、李克普、劉曉鵬出庭作證。他們都沒有出庭作證。

4. 鑒于原水洞管委會主任谷源德的說法反復無常,2012年4月6日律師向法庭遞交書面申請,請求證人谷源德出庭作證或由法庭組織控辯雙方共同到鑒于對其取證(谷源德因另案現在押)。其沒有出庭作證,法庭也未組織調查取證。

5. 鑒于《本溪水洞賓館建筑工程造價司法鑒定報告書》存在十分明顯的問題,2012年6月5日律師向法庭遞交書面申請,請求對該鑒定進行重新鑒定。沒有任何答復,也沒有對該報告明顯與客觀事實不符的部分做出任何解釋。

我在此想呼喚人性、呼喚良知,如果一個守法公民,一個本不想犯罪的人被權力利用法律無端傷害是我國法治的悲哀,也會使人們不再相信法律,使社會處于極度的危險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