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水北調工程中所涉合同詐騙罪,為被告減輕刑罰七年

時間:2012-05-04 來源: 作者: 瀏覽: 打印 字號:T|T
趙連英?? /文

基本案情:

南水北調是緩解中國北方水資源嚴重短缺局面的重大戰略性工程。被告人白建全,男,1951年出生,福建人,因為涉嫌虛構南水北調中線輸水工程騙取財物,2009年11月13日被洛陽市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12月17日被逮捕。

到案發時白建全一直對自己能承接南水北調中線輸水工程深信不疑,他為了得到工程的標段和他的家族付出了近300萬的資金,付出了自己幾乎全部的精力。

2003年廣東潮汕人陳某某以中國南方建設工程集團公司、中國南方建設集團華南工程局的的名義和中國水利部南水北調輸水工程總指揮部、投資方沙特阿拉伯投資集團公司共同簽署了一個四方承包協議。中國水利部南水北調辦公室主任張基堯為代表在合同上簽字,陳某某將合同出示給白建全,稱沙特阿拉伯投資集團的負責人是他的親舅舅,因為沙特投資了所以他可以拿到中線工程。陳某某長期在北京釣魚臺國賓館居住,并持有中國南方建設集團總公司的特別授權書等,耀眼的文書讓白建全沒有理由懷疑工程的真實性。

報案人楊某某稱白建全先后騙取了200萬,以前期費用、圖紙費等收取,使得自己和朋友飽受損失,甚至于賣掉房屋。白建全辯解他沒有收取這么多錢,200多萬要么用于費用,要么大部分給了陳某某,而自己沒有親手接過錢。

本案經過了五次審理,北京市京都律師事務所趙連英接受委托在發回重審的二審和第二次發回重審的一審中擔任辯護律師。

?

公訴人意見:

公訴機關指控白建全2003年1月到2004年7月虛構南水北調中線輸水工程以中國對外南方建設集團有限公司西部工程局局長的名義與被害人楊某某簽訂承包合同,騙取被害人楊某某的15.35萬元,騙取被害人王某某、張某某、陳某某工程前期費用50萬元,騙取被害人陸某某工程圖紙費50萬元。

2006年8月2日,白建全伙同陳某某、顧某某騙取被害人何某、賀某某信譽保證金100萬元,相關證據有被害人的證言,內部經濟承包合同、款項憑證、南水北調相關文件、合同書、任務書等。

公訴機關認為,被告人白建全以非法占有為目的,在簽訂履行合同中采用虛構事實的手段騙取他們財物,數額特別巨大,應當以合同詐騙罪定罪量刑,建議判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

?

案件進展:

本案一審由福建某律師所律師辯護,律師提出涉案的大部分錢是陳某某拿走的,與白建全沒有關系等辯護意見。洛陽市西工區法院認為白建全用并不存在的中國南方建設集團有限公司西部工程局局長名義和楊某某簽訂承包合同,并騙取了他人財務數額巨大,公訴機關指控的罪名成立,駁回辯護人提出的白建全合同詐騙不成立的意見,判決白建全11年有期徒刑,罰金50萬元。

二審由河南某律師代理。2011年5月10日,洛陽市中級人民法院裁定,事實不清發揮重審。

重審由河南兩位律師共同代理,認為白建全主觀上沒有詐騙的故意,客觀上沒有騙取財物的行為,不構成詐騙。法院駁回辯護人意見,認為理由不充分。公訴機關指控的詐騙楊某某的數額有誤予以糾正,判處白建全11年有期徒刑和213.05萬人民幣罰金。

重審的二審由京都律師所趙連英律師代理。趙律師從報案人的被騙數額入手,提出王某某、張某某、陳某某工程前期費用50萬元是2003年交給楊某某的,白建全沒有經手此款。并且2009年白建全在沒有經手的情況下出于義氣為他們出具了50萬的收據,收據不能作為詐騙的金額列入犯罪證據中。同時,趙律師還提出楊某某被騙數額其他證明問題,洛陽市中級人民法院再次以事實不清裁定發回重審。

第二次發回重審的一審也由趙連英律師代理。趙律師提出,和楊某某的合同是基于白建全相信陳某某南水北調合同是真實的而簽訂的,對涉案200多萬逐一核實后,認為白建全涉案金額僅為10萬元。2012年4月17日洛陽市西工區法院判決認為,公訴機關指控白建全詐騙數額有誤,予以糾正,對白建全案件改判有期徒刑3年,罰金20萬。

白建全接到判決后表示服從判決不再上訴。

?

律師評析:

合同詐騙罪是以合同作為媒介騙取他人財物的行為。在代理本案中,趙連英律師充分考慮到了這起利用國家重要民生工程騙取他人財物的案件的社會危害性和被告人所應承擔的相應法律責任。白建全已經被關押了兩年多,在前三次的審理中公訴人的指控和法院對其的判決都很重,雖然被告高呼冤枉,但是在陳某某的南水北調虛假工程中被告的輕信甚至說執迷不悟既導致自己損失,同時也確造成了報案人的財物損失。

趙律師從涉案的金額入手。首先是被害人楊某某15.35萬元,楊某某銀行憑證的只有11萬零500元,其中的8萬元是吳某某借給楊某某的,開庭后吳某出庭作證并表示他不追究者8萬元借款,3萬元是作為圖紙費和陸某某一起交給了交給陳某某,最終楊某某的被騙金額減少為500元。

被害人王某某、張某某、陳某某2003年50萬元的工程前期費用是交給楊某某的,在他們提交的清單中幾乎都是公司的辦公費,并且這筆錢白建全既沒有經手也沒有使用。2009年,事隔六年之后,白建全還為他們打了50萬的借條承認的這筆費用。

陸某某的50萬是楊某某和白建全一起到北京交給陳某某了,與白建全沒有關系。

何某、賀某某的100萬工程信譽金是和陳某某簽訂的承包合同,其中90萬陳某某和顧某某拿走,白建全拿走10萬。

經過對每一筆費用的重新梳理,根據證據律師提出涉案金額為10萬元,并在庭審中緊緊抓住涉案金額,法院最終采納了律師的意見,將白建全涉案金額定為10萬元。在判決前法官希望白建全家屬繳納罰金10萬,由于被告家庭很困難沒有能力繳納罰金,最終法院給予其3年有期徒刑和20萬罰金。

據了解,如果被告繳納了罰金可能改判為緩刑。

?